◆尤素愧

隔此荒川(二)#晓薛#

*薛洋重生

*拒绝KY,圈地自萌

*很久没有写文章了,再加上和上一节隔得时间有些远,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请看官包含

*最后,你们的评论和红心是我更新的动力呀~

前文在这里:【一】

     【二】

  你这个畜生……禽兽不如的畜生!

  你欺他眼盲,骗得他好苦!

  你简直不是人,道长对你那么好,你怎么忍心!

  ……

  呵斥、指责、哭诉的声音,声声入耳,由远及近,时而大声叫喊,时而低声耳语。

  这什么鬼地方,一片漆黑。

  啊,我死了,我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
  ……

  薛洋,你就是死伤千遍百遍也不足以偿还你的罪孽。

  薛洋你个败类。

  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

  ……

  啊,你们,说够了没有,说够了都给老子滚!滚啊!

  呵呵,我薛洋说白不过就是烂命一条,你们有本事就拿去啊。

  不对,你们为什么要抢我的糖?我的糖呢?糖呢!你们,把我的糖还给我……还给我啊……那是……我最想留住的啊……

  命给你们好不好……

  糖还给我,好不好……

  ……

  夜,不知几更的天。

  薛洋的呼吸忽然加重,带着急促的喘息声。仿佛有一只手从梦里穿越而来扼住他的喉咙,带着消散不去的血腥和罪孽的气息,那手又仿佛在梦境的转变下化为荆棘缠绕住他的身躯,从他的心脏蔓延到他的四肢,慢慢收紧,仿佛针被慢慢推进身体,又带着一寸寸碾压的痛楚,这份痛苦,逼迫得他发出压抑而破碎的声音。

  他猛地惊醒,忽然睁开眼睛,心悸的感觉仿佛还在,而身体的痛楚并未消散,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这个身体。

  有什么东西被撞到发出沉闷的一声,声音不大,却足以让素来浅眠的晓星尘醒来。微微皱眉,似乎有什么人在看着他。晓星尘慢慢坐起,霜华就被放在他枕边,他一手摸上剑柄,一手掀开被角,他侧过身子,仔细听了一会,又好像刚刚只是他的错觉。

  没有生人的气息,他慢慢松开放在剑柄处的手,而后起身下床,还是想去确认一下。结果出乎意料的是,没有找到鞋子,这个发现让晓星尘忽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,他慢慢弯下腰,摸索着什么,结果手还没有碰到冰凉的地面,就被人将一双鞋塞进了手里,他微微一愣,啊,是他,那个他被他救回来的人。

  薛洋见晓星尘愣住,低下身,也不顾晓星尘阻止的动作,却是直接将他一只脚一只脚的握住,然后穿进鞋子里。

  “要喝水?”薛洋说罢,也不等还坐在床边的人回答,就转身去倒水。

  “等等,不用了,”晓星尘刚睡醒的嗓子有些嘶哑,带着些低沉,但还是温温柔柔的继续开口道,“你怎么不睡?”他有些捉摸不透,为什么这个人没有睡着,却是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坐着?

  薛洋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倒了小半杯凉水,走过来时又觉得有些凉,运气,手心微微加热这杯水,直到他觉得温了,只见他背过左手,右手拿着杯沿轻轻的碰了碰晓星尘的手,而后放在床边,让他自己摸索着拿到杯子。

  晓星尘不知他是何意义,只得顺着面前这人的意思,当握住温热的茶杯时,刚刚触碰过的那人手的冰凉让他有些出神。

  如果他没记错,他们只相识了不过数日,那么,现在的状况是……?

  “喝口然后睡觉吧。”薛洋忽然开口,声音出乎意料的有些淡漠,竟不像之前那般少年心性带着几分调笑的语气。薛洋还记得,这人偶尔会有夜里起来然后喝水的习惯。他曾经撞过几次,但那时他只是远远看着,更多是因为着一份警惕,他始终担心晓星尘夜里,会发现自己的身份,然后发现他就是薛洋。那时他不知为什么自己要掩饰着警惕着,就是不想被发现,现在他知道了,他是怕,怕他知道他就是薛洋,他啊,终究是贪恋这世上唯一给予他的温暖。他现在最怕,就是晓星尘的死亡。

  晓星尘一时不知说些什么,只得慢慢喝下手心温热的一杯水,温热的水入喉,带着温度还带着淡淡的甜味,他不知道这甜味从何而来,也许是为着眼前人的一份细微的体贴。他忽然想起来刚刚那人手心似乎有冷汗,思索片刻,他开口道,“你,”顿了顿,“是不是做噩梦了睡不着?”想着这人始终是少年心性,半夜睡不着,莫不是做了噩梦了。

  这不能怪晓星尘联想,因为他尚记得,幼时自己被噩梦惊醒,就是不吭声的跑去师傅房里,也不说话,就待在师傅身边,仿佛就获得了安慰一般,看着让自己心安的人存在,仿佛连梦魇留下的恐惧都消散一空。这样的联想,也就让晓星尘忽略了那时他的年纪不过六七岁而已。可是现在这个人,可不是六七岁的孩童啊。

  房间昏暗,也没有点上灯,薛洋只能想着那人的眉眼,那人肯定是唇角带着浅浅的笑,面色柔和的询问自己。

  “恩。”鬼使神差的,他低低应了一声。

  晓星尘默默笑了,他怕笑出声来这人要恼火,于是,他站起来,顺着记忆将茶杯放回矮桌之上。黑暗中,他试探着向刚刚声音发出的地方伸手,也不知怎么回事,竟然不小心抓到了那人的头发。软软的,柔顺的,手感出乎意料的好。身子慢慢前倾,他手也慢慢向边上移动,轻轻的揽住那人的肩膀,一个浅浅的拥抱。他拍着他的背,像幼时师傅对自己做的那样,力度轻柔的,拍着那人的背。

  “梦都是反的,都会过去的。”他浅浅拥住这人,他看不到,也不会看到,被拥抱的人脸上两行带着血色的泪痕。

  “是真的,都是真的。”薛洋喃喃道。

  都是真的,那些死去的人,还有死在我面前的你。

  那些不是假的,我杀的人,我亲自撒的毒,我亲眼看着你在我面前死去,魂飞魄散,不入轮回。

  “呵呵,哪里来的糊话,”晓星尘轻笑开来,却是加深了这个拥抱,“梦里本就是人的妄念,醒来,再做个美梦就好了。”

  他靠在薛洋肩上,声音就在耳边响起。

  那种因为凑近而感受到的呼吸声就在他耳边,这么近,能感受到他的每一点气息。从来没有哪一刻及得上此刻,让薛洋觉得他真实的活着,他切切实实存在在这里。

  而,晓星尘,他就在这里。

评论(11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