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尤素愧

【叶周】杳杳寒山无此道 01

散仙叶x团子周
喜欢的话留下小红心和评论好嘛~比心
注意,小周下章上线
【叶周】杳杳寒山无此道(01)

  人间,兴欣国,寒山。

  时至盛夏,山间树木葱茏,不绝于耳的蝉鸣伴着鸟叫,回荡在耳边,轻柔的涤荡开来,仿佛是来自山间山灵的问候。

  沿着青石铺就的石阶拾级而上,蜿蜒,盘旋,最终走到巍峨的山门前。只是山门重重而上,虽然庄重肃穆,却一副年久失修的模样,甚至难以辨别出原来附着之上的朱漆。

  山门外,一大一小两个身影,他们身着青白道袍,一看便知是道门中人。

  他们仰望着犹如通天般的山道,竟是看不见之上的建筑。只见小孩子撇着嘴,忽然抬头,问,“师傅,这里真的有得道修仙的前辈在吗?怎么看着恩……”剩下的话他没说,怎么比他去过所有的修仙门派都要简陋啊。

  “恩。”长者微微点头,不然何以十年前这里还是终年大雪封山,寸草不生,却在十年前的一日忽然冰雪消融,万物生长。

  他忆起自己也曾在二十年前来过这里,那时只是听人说兴欣边境有一座常年积雪的名叫寒山的地方,他自蓝雨国慕名而来,却在登山半途遇见了风暴,数日不停,不得已只得原路返回。而今再来这里,却是草木茂盛,鸟兽竞逐,分明是福泽深厚之地,全然不复之前的阴寒之气。而且他清楚记得那时大雪根本无路,如今却有山道蜿蜒,山门矗立。这里,一定有高人隐居,有着通天的本事,说不定,可以帮帮自己。

  而他们,一步步走着。两个身影,最终渺小成两点,消逝在长长的山道上。

  “啧,我说,叶修你可不厚道,这些山门分明就是幻境啊!”红衣的女人坐在椅子上,翘着腿,毫无优雅可言。

 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陈果,兴欣地界的土地神。恩,按她自己的话来说,整个兴欣都归我管,你说你归不归我管?

  十年前,叶修初来兴欣此地,也着实被这般霸气的土地神惊了一下,不过叶修什么场面没见过,愣了一下,而后指了指兴欣地图上寒山的位置,说,“那这里,我去开山,可以?”

  陈果瞥了一眼,那个地方,她还真无能为力,不知有什么禁术,连她这个土地神都不能踏足,当然这话她自然不会和眼前这个自称名叫叶修的散仙说,她好歹堂堂一介土地神啊,怎么能被人看不起啊。

  不过既然这人要去,说不定真有什么法子呢,为我兴欣的开发贡献出一份力量,恩,不亏啊。

  于是她收起地图,咳了咳,那你去吧,如果做不好我就收回了啊。

  陈果完全没想过自己其实根本管不了寒山地界的事实。

  然后叶修就这么轻飘飘的来了一趟土地庙,得到一句许可后又轻飘飘的走了。

  这不能怪叶修,既然寒山如今在兴欣地界,那么来这里和土地神打个招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不过,这么多年过去了,看刚刚这个新任土地神的反应,怕是连寒山的由来都不知晓。

  不过也没什么事,能打开寒山山门的钥匙一直在他手里。

  只是当真的站在这座不知被大雪覆盖多少年的山前,漫山风雪,没有熟悉的草木,数百年的时间仿佛在这里静止。

  一切都和走的时候一样。

  叶修深深叹了一口气,抚过寒山的界碑,仿佛在和一位老友叙旧,想不到,时隔多年,他还是回到了这里,是吧,沐秋,你送我出山的那一日也想不到我今日还会回来吧。

  “叶修,叶修,嘿,想什么啊,怎么不理我啊。”陈果敲了敲椅子边的茶桌,“喂,我难得来一趟啊,给你送点东西,你连听我话都不啊。”

  被陈果的声音猛的从回忆中拽回的叶修一挑眉,嘴角带着笑,本来眉清目秀的一张脸,愣生生因为这个挑眉带着说不出来的风流,陈果捂住心脏,天,明明第一次见面时候这人可不是这样的!

  “我听到了,我这不是遵循天庭的旨意吗。凡是散仙,不都要积累功德嘛,你看我多听听这些人的要求,然后挑着做做对吧,说不定就飞升了。”叶修语气淡淡,仿佛在和陈果说,我觉得今天大概要下雨吧。

  散仙说的好听是仙,其实不过是在得道功德方面略有小成的人罢了,或者更准确的来说,他们高于人,却低于仙。不是人也不是仙,这类人要想成为真正的仙,还需经历众多考验。

  这其中艰险,被叶修这么轻飘飘的说起来,简直让陈果吐血,虽然陈果这个职位是从她爹那里继承来的,但是她也是见过不少的散仙的,那些什么某门派的长老做了一百年功德善事最后还不是寿命终了,与仙无缘。

  “别懵我,我就没见你上过心,年轻人啊,想成仙,为什么不再多努力点呢?”陈果忽然感叹,眼前这人不过青年的模样,这样的人对她这种虽然仙阶低,但是好歹也是一个土地神的仙来说,真的太年轻了,“你这样的道行,还每日维持这样的幻境,小心油尽灯枯啊。”

  陈果好心提醒道。

  叶修喝了口茶,听着陈果的唠叨,只是笑笑,不语。分出一丝心神,听着那对师徒的诉求,蓝雨门派的事情,嘿,怎么求到他一个兴欣小国的散仙头上来了,这喻文州不是隐居蓝雨吗,也不管管,是不是又被黄少天那个小子缠着。

  饮一口茶水,他又想恩,果然喝遍人间大川的名茶,还是觉得寒山的茶味道最为清雅。

  忽然心脉处传来的疼痛,让叶修拿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抖,微微皱眉,他突然站起,竟是径直出门,留下“急事”二字便匆忙离开了,院落只剩陈果连句话都来不及说,什么人啊,她再也不要来这里了!哼,要不是上头派我过来视察一下寒山地境如何,我图什么啊。

  不过,陈果走出院落,这里,被叶修管理的确实不错,虽然看不清,但她能感觉到连寒山的地脉都改变了。

  哎,管不了管不了,走了走了,反正她也来过了恩,可以回去交差了。

  不过陈果不会知道,这根本不是改变,这只是,重新现世。

  此刻,千里之外,轮回的一处山谷。

  叶修望着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孩童,虽然被血污覆盖的脸仍能看出精致的模样,叹了一口气,真像他的娘亲啊。

  如果他没记错,这个孩子他十年前见过一面,叫周泽楷。

评论(7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