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尤素愧

隔此荒川(三)#晓薛#

  前言:今天又看了一遍义城线,再次被虐哭。当初被室友推荐去看魔道的时候,就听室友说过晓星尘那个故事超级虐,然后我恩,知道预警去看,还是哭了。为我们家洋洋哭,也为那样好的道长哭。然后今天又去二刷,被一些小细节虐的,我的妈。薛洋始终不离身的锁灵囊,还有魏无羡说过,薛洋模仿的道长很像,蓝忘机对他说,他的剑,你不配。晓星尘自杀时,他眼眶红红的,他端出一盆水,把道长脸上的血擦去,还重新换了新的绷带,画了阵法置好材料,将晓星尘尸体抱进里面摆好,做完这些,他才想起来要给自己的腹部裹伤。唉,我知道垃圾洋嘛,但是还是很心疼他。


  之前在网易云音乐看的一个热评,是如果薛洋小时候遇到的是江无眠那他就是魏无羡,如果遇到的是蓝忘机,那他会是蓝思追,可他遇到的是常慈安。他其实谁也不会是,他只是薛洋。他很坏,他凶神恶煞,他啊无恶不作,他说杀人就要杀全家,连条狗都不会留下,可是,他也是那样珍重过一个人,他是那么想,让那个人活过来。


  不行,我要发糖发糖,原文越想越是一把刀!


前文在这里: 


    【三】


  将凉水浸泡了半个时辰的绿豆从碗里捞出,然后再冲洗一遍,而后加入适量的水,倒进已经架起小火的罐子里,水要不多不少,漫过绿豆即可。等待约莫半个时辰,移开盖子,方才若隐若现的香甜气息忽的涌出,说不出的勾人食欲。


  薛洋坐在板凳上,边上是馋嘴的阿箐。


  “我闻到了!煮好了对不对!”阿箐手舞足蹈的说道。


  “恩,你别乱动啊,洒了就没你的份了啊。”薛洋笑道,然后熄灭了火,就去拿碗了。


  结果刚转个身,就看见那个小丫头片子不知死活的伸手去碰,明知道她看得见,还是呵道,“别往前伸了,烫到道长又带你去医馆了。”


  “哼。”被薛洋突然的出声吓到的阿箐,收回了伸到半空中的手,她不过就是想再掀开一下嘛,绿豆汤就是刚熟的时候最香了,和她以前在午后经过那些人家能闻到的味道一样,甚至还会有人端出一碗绿豆汤来,唤着远处玩耍的孩子回来喝汤。


  那种甜甜的香味,就好像,家的味道一样。


  薛洋舀着绿豆汤,不多不少,堪堪三碗,还是前几日一位上门感谢道长的老太婆送的,结果晓星尘还推脱半天,最后不得已才勉强收下这一小袋绿豆。


  思及此,薛洋忽然笑出来,露出小小的虎牙来,他的道长啊,始终这么好,这么好的道长,是要,长命百岁的啊。是我,是我逼死了他,如果不是我,如果没有我,是不是就都好了。薛洋不是没有想过离开,可是,舍不得,就像他舍不得吃掉那颗糖一样,这辈子能重来一次,他想,他要留在道长身边,能一直吃到糖的日子,能陪着道长的日子,他舍不得就这么离开。


  他从来不觉得上天怜悯,可是醒来之后,他生怕这是一场美梦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,可是,会有这么久这么真实的梦吗?他从来是怨天,报复的,他自少时起就没有感受过世间的善意,而现在他甚至奢求,就这样,一直这样就好。他可以拿所有来换,只要他有。


  阿箐看着眼前这人又笑又哭的表情,说不出的诡异。可是她又有些怕这人,虽然这人的伤早已好了七七八八了,也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,可是,她还是忘不了这人醒过来那凶狠的模样,虽然近来温和了好多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她同道长说,道长也只是摸摸她头,温和的说,人性本善,何况他很好。


  她记得,当时道长这么说的时候,清俊的面容显得无比柔和,犹如三月和煦的春风,温暖纯粹的让人忍不住就想靠近他。


  算了,道长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


  “你在外面是要你生火做饭吗?”薛洋一边将盛好的绿豆粥端进屋子里,放进早已放在桌子上的一盆水中,一边觉得这小瞎子居然没有跟过来,不是她嚷嚷着要喝绿豆汤的吗。这下,怎么又安静了。


  “我来,我怎么不来啊,你可别想背着我偷喝道长的!”阿箐拄着拐杖,却是脚步轻快的走进来。


  薛洋看她这模样只觉得好笑,以前倒是叫她骗了过去,这样机灵的丫头片子,也难怪道长喜欢,他素来对人和善,连讨他欢喜都仿佛比一般人容易。


  薛洋拉开椅子,“坐吧,我们一起等道长回来。”


  结果阿箐刚坐下一会,晓星尘就回来了,他本来就是出去买个白糖,因为想着家里应该没有糖了,他没忘,而那人,小孩子一样,又最喜欢吃甜。


  推开门,淡淡的属于绿豆的清香。


  “嘿呀,道长你好快啊!”阿箐听到声响,迎到门前,拥着道长。


  薛洋也走过来,没有说话,但是顺手接过了道长手里的白糖袋子。


  晓星尘低声说了句谢谢。


  薛洋没有说话,只是望着他。


  阿箐见薛洋又这么望着道长,赶紧拉着道长走,难道他是要趁道长眼盲要对道长做什么?不行不行,这可是她的道长。


  阿箐拉着道长进屋,薛洋也跟在他们身后进来,夕阳的余晖拉长了他们三人的背影,变成一条长长的影子。


  院落里还留着生火后的灰烬,被晚风一吹,四处消散。


  当夜幕挂上点点星光,阿箐终于喝上了她念叨了几日的绿豆汤,加了糖,感觉味道更棒了。


  似乎是听到薛洋又加糖的碗勺碰撞的声音,晓星尘叹了口气,道,“别那么甜,腻到了就不好了,何况,我听医馆的大夫说,老吃糖,对牙也不好。”


  薛洋置若罔闻,晓星尘伸手,忽的按住他的手背,想制止这人加糖的动作,薛洋被吓的勺子没拿稳,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他用的是右手,虽然小时候是左撇子,可是他自从小指断后就改用右手了,只是潜意识里还是会觉得自己用的是左手。


  晓星尘侧过身子,摸到桌上的勺子,将勺子扶正放好,微微严肃的说,“不能再吃了。”说着,竟是摸到薛洋的碗边,然后极其自然的拿到自己面前,喝了一口,甜,太甜了。想着不能再这么纵容下去了,于是又将自己还没喝的绿豆汤倒了点进去,又喝了一口,还是太甜,继续倒。


  晓星尘自顾自做着这些动作,薛洋愣住,他没想到,道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。


  大概是终于觉得没那么腻了,但是也够甜的程度了,“好了,”晓星尘放下了碗,推往薛洋坐的方向,青瓷的碗衬的那双手骨节分明,修长却不柔弱。


  “唔,”接过刚刚只剩半碗的绿豆汤,现在却又变成了满满一碗,薛洋咬住下唇,有些颤动,他说不出别的话来,只得低头喝着。


  阿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,果然还是不喜欢这个坏家伙,他一来,道长就什么好的都留给他了。


  “慢点喝。”晓星尘听那人动静,又怕呛到,忍不住提醒。


  啊啊啊,好气啊,凭什么,道长对他那么好!


  我呢!


  阿箐忽然觉得气急,觉得这绿豆汤一点都不好喝了,喝完最后一口,重重将碗一放,就走了。


  晓星尘觉得有些奇怪,准备起身去追阿箐,却被薛洋拉住衣角,“道长别老惯着那丫头片子。”他早看出来了,那小丫头就是看不惯道长对他好。


  晓星尘笑了,这样孩子气的举动,他摸上薛洋的头,“我也惯着你呀。”说罢,又补充道,“但是我不会再惯着你吃这么甜的东西了,大夫说了……”


  “说了,对牙不好。知道了知道了。”薛洋恹恹的放下手,没等晓星尘说完就接着他的话把他要说的话都说完了。


  “乖。”晓星尘起身,向着门走去,临了出门,他忽然回过头来,他虽然看不见,但是作为一种习惯,他和人说话还是会面向那个人说话。


  薛洋望着那个人,他听见他说,“但是你今天很乖恩,所以你可以吃两颗糖。”


  白衣飘飘,覆在眼上的白绫被轻柔的夜风吹起,那人唇角勾起,清秀的脸上,一抹最是温柔也最是熟悉的笑意。


  那是他曾经在脑海里描摹过千万遍的笑容。


  恩,真好。


评论(8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