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尤素愧

【叶周】杳杳寒山无此道 02

散仙叶x团子周  

*本章私设很多,不介意的请继续

前文:01

  

      02

  水,凉凉的,漫过他的脚踝。前方似乎有人在唱歌,那歌声缥缈,熟悉又陌生,他不由自主的,向那边走去。

  水越来越深,漫过他的腰。

  水流作用下,他摇摇晃晃,却还是往前走着,似是受了歌声的蛊惑一般。

  水,漫过胸口。

  脖子。

  嘴巴。

  眼睛。

  他睁大了眼睛,想看清前面有什么的存在,在水的那一头,是谁在那里歌唱。

  ……

  歌声忽然停止,冰凉的梦境倏的破碎。

  周泽楷睁开眼睛,又是这个梦。

  他有些眩晕,身上盖着薄被,他坐起来,四望,陌生的摆设,陌生的香味,都在提醒他这不是他居住的木屋。

  他掀开被子,结果因为个子太小,甚至够不到地面,郁闷的几乎是跳下了床榻。

  走出内室,阳光从半开的纱窗透进来,还带着窗外盎然的绿意。他顺着扎起的青纱帐望去,只见一人坐在书桌后,一手支着下巴,一手翻着书卷,微微下垂的眼睛,状似无意的翻看着什么。微凉的光线衬得那人的脸浴在柔和的光亮里,随意束起的长发被那人随意拢在耳后,发梢被揉进光晕里,叫人看不清楚。

  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懒懒的投来的一眼。

  那一眼,平淡,又柔和。

  黑色的眼睛,流转间似乎又有金色闪过。

  周泽楷愣住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单纯觉得这个人很好看。

  后来多年后,他再想这初见的一幕,顿觉得,有些人,只一眼,就足以铭记沧海桑田,而后在你的记忆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却又仓皇离去,徒留一地狼藉。

  识何人,无人忆。

  叶修揉揉自己的眉心,近来,越发容易走神了。连这个孩子醒了,他都没察觉到。啊,这个孩子,竟是赤脚就过来了。叶修叹了口气,走过去,一把抱起地上傻愣愣站着的孩子。

  心中感叹到,这孩子看着挺机灵乖巧的,怎么连鞋子都没穿就到处跑。而且,怎么看着还是六七岁的样子,这么轻,这么小。

  将小孩子又抱回了床榻,放着,想低头给孩子穿鞋,当看到地上空无一物时,叶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还是他自己疏忽了。捏了捏孩子的小脚,顺手从袖里掏出手帕和一双虎头鞋,擦过刚刚沾上了灰尘的脚心,而后套上。

  抬头,就对上了孩子大大的眼睛,脸上还带着灵兽抓过的痕迹。那张精致的小脸加上水汪汪的大眼睛,还有脸颊边泛着红的血痕,看起来分外惹人心疼。

  叶修摸了摸他的头,自己不善医术,灵兽留下的爪印因为带着灵气,他也只能做到止血。孩子刚抱回来的时候,他给他清理了一下,身上青青紫紫的,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,最严重的还是胸口被掏出了一个血窟窿,看着触目惊心。约莫是这样的重伤激起了那个东西的效力,保护了他,也是这样强的波动,才会让如今的叶修感应到。毕竟,自他下界,已经十年没有感应过它的存在了。这一度让叶修觉得,大概天命造化,无缘再收回了吧。不过他洒脱惯了,何况以他如今身份,有或者无,也没有什么大碍。

  “饿了么?”他问。

  摇头。

  “那休息会?”

  摇头。

  “伤口很疼吧,再睡会吧。”

  摇头。

  “……”叶修看着面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,却是不管他问什么都不说话,难不成,他捡回来了一个小哑巴?这个想法让叶修有点心慌,他医术不佳,他思索了一下,还是给微草那边捎个信吧,王大眼请不来,来个医师也好啊。这样想着,他转身欲走。

  却是被人拉住了手,孩子的手,软软的。

  叶修想,原来小孩子是这样啊。

  他侧过头,有些困惑的望着面前这个团子一样的小孩子,他听见,周泽楷小声的说,“我要报答你,”叶修不解,这个孩子在说什么,小小年纪,说着这样的话,报答,拿什么报答?他忽然想笑,却只看见周泽楷抿了小嘴,唇色是失血过多的惨淡,他继续嗫嚅着,说道,“你不要送我回去,好不好?”

  周泽楷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这里,但是直觉告诉他,他不能回去。他自有记忆里就住在山间的一个木屋里,只有一个老嬷嬷隔三差五会来照顾他一下。前几天来了几个怪模怪样的人,和老嬷嬷说,说着要杀了他,老嬷嬷不让,他们就动手打人,他害怕就跑到了山后的禁地里,结果不知哪里来的狼群,追着他,他跑不动,而后就被扑倒了,再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叶修皱眉,他皱眉的样子有些冷冽,无端的让周泽楷有些害怕,但他还是强忍住,牵着面前这个人的手。

  见叶修似乎有所犹豫,周泽楷又想到之前曾有人想取过他的血,怯怯的开口,“那,我的血……给你,好不好?”

  叶修抿嘴,他看着这粉雕玉琢的一张脸,再联系到他身上的伤,不必说,他这些年过得并不好。他不过是个孩子没有了娘亲的庇佑,,一定过的很辛苦。他忽的心疼,又有愧疚,他曾答应那人,会好好照顾她的孩子,却是……

  他眼神晦暗不明,周泽楷以为他是不喜欢自己碰他,畏畏的缩回手。

  叶修却是捉住了他的小手,道,“你知道你娘亲吗?”

  摇头,周泽楷说,“他们说我没有娘亲。”

  “你父亲呢?”

  “也没有。”

  叶修了然,是的了,这样一个孩子,哪怕生得再好,再乖巧可爱,没有母亲的庇佑,父亲也置之不理,真是难为他能平安长大。看着小孩子颤动的睫毛,叶修心疼的不行。搂住周泽楷小小的身子,感觉怀里小小的身子有些颤抖,他放柔了声音,“我叫叶修,我是你娘的朋友。有我在,没有人欺负你,你不会受伤了。”居然说什么取血,叶修眼间闪过一丝狠绝,他看龙宫的人也是活的不耐烦了,既然龙王不会当,就让他来教教怎么当。红菱若是活着,得多心疼她的骨肉受这般苦。红菱,这就是,你看上的良人?

  他犹记得,那年,红菱羞涩的同他说,阿修,我要嫁人了,虽然那人是龙王,但是,他说不介意我的身份是什么。

  红菱,曾经九天上最美的女子,他也曾经常去她那听她弹琴,她的琴声也如她人那般温婉。可是之后她却一直在人间流离,那样一个柔弱的女子竟原意剃去仙骨,散尽仙力,换的常驻人世。而后她们也曾在人家相遇,她已是走遍人间地界,做着救世济人的善事。

  她停驻人间,曾经是为了天下,而现在是想为了那一个人。

  她怀着一心的欢喜,一心的期待,跋涉过万水千山的想要嫁给那人。

  可是再次见到她的时候,她重伤,抱着一个孩子,和他说,阿修,我只求你这一次,救救我的孩子。却是那时叶修正逢变故,来不及多思,情急下将自己的十分仙灵,分了三分附于那襁褓中的孩子。红菱说,阿修,我知道,我就要死了,我的孩子只是个凡人,他没有法力,也没有仙根,阿修你救救他,我只要他平安一世,就好。

  叶修却是自身难保,红菱死后,他无奈,因着他当时也是被人四处追杀,昔日战友今日仇敌,他们做的可不谓不狠,世事弄人,他也觉得十分好笑。

  最终他只得抱着孩子,先将他送去了孩子父亲那里,想着,多少念着父子情义,断不至于亏待了去,加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他附之于上的仙灵也没有任何波动,他下界十年,本就被除了仙籍,仙灵于他而言已是无用,他已不想再以此飞升化仙。何况,不知为何,他确实也感应不到那几分仙灵。

  他还记的,那孩子叫,周泽楷。他当年那么小的时候,就会抱着他的手指,咯咯的笑。

  “叶……修?”特属于小孩糯糯的声音,周泽楷试探着叫道,他一字一字说着自己的名字,“周,泽,楷。”

  “恩,我知道。”叶修抱着小孩子,这样温软的身子,他心软的一塌糊涂。这样的孩子不应该被那么对待。

  我知道,我十年前就知道你的名字。

  对不起,是我来的太晚,让你受了这么么多苦。

  “从今以后,你便跟着我罢。”叶修这么说道,又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头,小孩子的头发软软的,让叶修忍不住又摸了一下。看着怀里的小孩子又打了个哈欠,松开他,“睡吧,我看着你。”

  “恩。”似是得到了安心的回答,小孩子终于安静下来,睡了过去。

  看着孩子美好的睡颜,叶修无声的笑了笑,起身掖了掖他的被角,施了个清宁术,做个好梦。

  啧,这龙宫,还真的走一趟了。

  小剧场:

  叶修:我捡的小周,就是我的。知道?

  龙宫众人:是是是,叶神说的是。

  叶修:谁敢欺负,先打过我。

  龙宫众人:不敢不敢。

  *1,小周的母亲以前行走人间化用的姓为周,所以恩,小周就跟他母亲姓啦(我在努力圆这个设定!)

  2,小周母亲和叶修是旧友

  3,小周身份是龙子,想看小龙吗?想看叶修养个龙当灵(媳)宠(妇)吗?!好了,下一个

  4,仙灵是人修炼成仙的必备前提,以人胎修仙,必需十分仙灵

  5,设定交代差不多,包子捡到手,下一章正式养成啦

评论(7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