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尤素愧

【叶周】杳杳寒山无此道 03

散仙叶x团子周(养成)

迫不及待进入相处温馨日常_(:зゝ∠)_

私设很多,慎!

文笔文风我也知道自己很迷恩emmmmmm

预警结束,继续观看请往下

前文:01  02

03

  夜。

  一地的月光如水般倾泻在院落里,银光波动间流转点点萤火。院外摇曳的竹林投落一大片错落有致的竹影,印在院落内摆置的石桌石凳旁,尤为诗意。若是坐在此平茗赏月,想必也是人生一大幸事。

  叶修推开院落的时候,房屋已然与黑夜归为一体。

  安静。

  叶修轻轻推门而入,生怕吵醒了里面已经睡熟的孩子。他右手一翻,俨然右手多了一盏烛台。他放缓了脚步,轻手轻脚地走进内室。

  床榻上,是孩子安静的睡颜。

  他将烛台轻轻放置在案几边,借着一点暖黄的烛光,他走近俯身,将孩子露在外面的手臂放进被窝里。心想,这次小周总算是听话了。之前他一次晚归,回来居然发现这孩子竟然没睡,就蹲在门口等他。叫他这颗心心疼的不行,他忘不了,这孩子眼闪着泪花撞进自己怀里的表情。因而这次他特地嘱咐,不必等他,早些入睡就是。他会回来的。

  想来小周自从几个月前同他在一起生活,便一直是乖巧懂事的。

  叶修并没有与小孩子生活的经验,但他隐约意识到周泽楷的早慧,还有十分叫人不解的沉默寡言。虽说他们现在已经是师徒了,但是周泽楷还是一如既往的少言。他也曾写信问过苏沐橙,苏沐橙的回复是——小孩子多相处,熟悉了,话就多了。

  恩,叶修也这么想的。

  他不会知道,哪怕直到周泽楷长大以后,他也还是一样的沉默寡言。只是那时的他们,已然默契的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懂得对方心里的千言万语。

  当然,现在的叶修还没有那般水平。

  所以叶修只是觉得周泽楷十分的乖巧,这正好也符合了叶修如今闲适的散休日子。叶修难以想象如果自己收的小徒弟和黄少天那般话唠,他的“退休”生活大概会……一言难尽。但是他现在的生活和从前并没有什么两样,甚至因为多了这么一个乖巧懂事小团子还比之前更加顺心。

  想到这么个小团子一本正经的要拜自己为师,要以后照顾自己,叶修不禁失笑。但是想来他也不能占红菱的便宜收周泽楷做养子,那么就收作徒弟,勉强也能指导一二。

  可能是叶修盖被子的动作还是惊动了浅眠的周泽楷,周泽楷揉着眼睛,糯糯的喊着,“师傅,你回来了啊。”

  叶修一看自己的小徒弟醒了,没忍住捏了孩子肉嘟嘟的小脸,“恩,回来了。你继续睡吧。”

  叶修摸摸他的头,熄灭了烛台便走了。

  便是趁着月色极好,叶修御剑去了后山的一处温泉,褪去衣衫,整个人仿佛没有了骨头般的浸泡到了水里。刚刚想着早点看到小周,都没有沐浴更衣就去了,风尘仆仆的。啊,不过想来自家脾气好的小徒弟应该也不会嫌弃自己罢。

  待叶修披衣而归,一身的湿气为散,撩起床榻前的帘幕,却是发现自己床上正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,点了灯一看,不正是周泽楷嘛。

  叶修有些好笑,“怎么来我这里了。”

  “睡觉。”周泽楷端坐着,一本正经道,却依旧是惜字如金。末了,怕叶修不能理解他的意思,又补充了,“可以等。”

  叶修一愣,是因为自己之前不让他等自己回来,所以,他就等自己睡觉来了?

  叶修对于某团子爬自己床的行为倒是并未觉得不妥,反正小小的软软的一团,在这个逐渐转凉的天气里,抱着睡觉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。

  周泽楷显然还有些迷糊,但还是想站起身走到床边来牵叶修,摇摇晃晃的叫叶修看了害怕,赶忙去扶着,叶修却是没注意自己身上还带着的湿气反而让眼前的小孩子清醒了。

  周泽楷本来还有些迷迷糊糊,被叶修的带着湿气的手一扶反而清醒了,只见周泽楷嘚嘚的踏着鞋子就往外面跑,然后又嘚嘚的拿了块毛巾回来。

  “师傅,”周泽楷努力爬上床,让叶修拿把椅子坐在床边,因着个子原因,周泽楷只能站在床沿边,给叶修擦头发。

  “小周啊,别吧,多不好意思啊,没事啊,一下自己就干了。”叶修半是被推着坐下,半是无奈的说道。

  “不。”周泽楷言简意赅的拒绝了叶修。

  周泽楷站着小心翼翼的擦着叶修头发,叶修的头发本来就只是草草擦了并没有擦干,再加上他一路走来还带着夜里的湿露,发间似乎还带着不知名的夜间开放的花朵的香气。小小的手指带着毛巾擦过缕缕发丝,将发梢的水珠擦干净。末了,还用手撩起一络,确认是否擦干净了。

  烛光摇曳,光线晦暗间,叶修被小人轻柔的动作弄得昏昏欲睡,周泽楷自从认识叶修以来见到的叶修都是温柔,强大,可靠的,而这样睡意朦胧的叶修却是几乎没有见到的。他慢慢停下手里的动作,烛光有些昏暗,隐约能看见叶修的眉眼,一缕发丝垂在眼间,周泽楷倾身侧着想拨开,却在靠近叶修面容的时候忽然被人捉住,力道大的有些发疼,疼,他也只是闷哼一声,没有叫出来。加上姿势不对,小身子被刚刚那个力道向前一抓,直接跪在了床沿边,却又被那个力道扶着没有摔下。

  叶修眼神一瞬间清醒又迷离,“小周?”他惊醒般的将小人扶好,意识到刚刚自己下意识的反应肯定弄疼了眼前的小人,他赶忙松开被自己抓出了些红印的手腕,覆上自己的手,柔和的白光笼罩着他们似乎交错的手,叶修万年也不羞愧的心里竟然有些羞赧,他局促道,“小周,不好意思啊,为师刚才可能突然错乱,不是有意的。”

  “恩。”周泽楷低声应着,算是原谅。

  周泽楷望着眼前认真给自己疗伤的人,这人救了自己的命,收留自己,教自己认字,还给自己疗伤。昏暗的光线加上背光他看不清叶修的表情,但是他知道这人对着他,眼里总是藏不住的疼惜。

  周泽楷小小的心里犹然生起莫名的情绪来,这是他的师傅。

  他的师傅——叶修,是天底下,最温柔,最好的人,是他最喜欢的人。

  “师傅,喜欢。”周泽楷低低道。

  叶修没听清,抬头问道,“小周刚刚说什么?”

  “……没。”周泽楷有些脸红,他知道这人看不见他的表情,却还是处于下意识的羞涩转过头去。

  多年后叶修瘪着嘴,半是撒娇半是耍赖的同周泽楷说,“想听小周说一句喜欢真是好难啊。”

  早就,说过了。周泽楷默默在心里说道。

  这人,以前是他整个少年时期的崇拜尊敬的师傅,现在和未来是他要携手相伴一生的爱人。

评论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