◆尤素愧

隔此荒川(五)#晓薛#

       委屈的哭出来

      没有小红心没有评论

      想到之前看到一个太太说的没有热度没有评价的文就是写的烂嘛。扎心了,心态崩了。

      但是不写完又觉得好难受啊,我尽快写完吧,好心塞

前文:   二   三     

  【五】


  薛洋蹲在院落的一角,看着愉快的喝着米糊糊的小狼崽,看这崽子吃饱喝足之后还在地上滚了一圈。


  真像狗,薛洋内心道。


  早晨,薄薄的雾还未散去,弥漫在空气里,连接着远山层叠,犹如一幅水墨画在纸上渲染开来。


  薛洋望着缥缈的雾气,他忽然就像起了道长这个人。清风明月晓星辰,世人都以清风明月比拟其人,可薛洋却觉得晓星辰这个人,似从雾里走来,带着雾的迷散,又带着雾的柔采,还带着雾的触之不及。他曾经以为自己懂这个人,了解这个人,于是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将其击溃,将这样一个尘土喧嚣不及的人拉到地狱里陪自己,恶意的欺瞒伤害也好,苦苦相逼的话语也好,都了结于一剑中,可到头一场,最舍不得的人却是自己。


  随之吱的一身,道长推开了房间的门。


  “道长,早呀。”薛洋见晓星尘起了,收起了思绪,甜甜道。他快步走了过去,“噫,道长你白绫没绑好,我来帮你吧。”说着,极其自然的走到晓星尘背后,将其绑的有些混乱的白绫松开,然后细细的将缠绕其间的发丝用手指捋顺,再绑一个不松不紧的结。


  晓星尘笑了笑,也就默许了,也许是放下心房,这几个月来,他们相处越发熟稔。晓星尘只觉得阿洋越发少年心性,虽然偶尔痛阿箐打闹吵嘴,但也心地不坏,至少待他很好。或许这样一个少年,重伤被弃之荒野,而后被自己救下,抱着对救命恩人的感激心生亲近之情也没什么不妥的。


  “好啦。”


  晓星尘微微点点头笑着以示感谢,薛洋注意到他们前几天捡来的小狼崽又趴到了晓星尘脚下,怕绊着晓星尘,他弯腰将这个灰色的小团子抱起,跟着道长絮絮念,“道长,阿箐那小丫头说要叫这个小狼崽包子,我可不同意,这么俗气啊,怎么能叫包子呢?难道整天包子来,包子过去吗?这可是狼啊!”


  道长笑着在前面走着,他准备出门去买菜来着,也没理会薛洋的在背后的絮絮叨叨,“我要去买菜,你也跟着去?”


  忽然被打断的薛洋啊了一句,不假思索道,“去啊,啊不是,道长,我们真的要这狼崽子叫包子?”


  “那你说叫什么。”晓星尘慢慢走着,背影挺拔。


  “恩,当然要霸气的啦!绝杀啊,威灭啊什么的啊。”薛洋回道。


  “噗。”晓星尘没憋住笑,这些名字,恩,怎么说,实在和那个毛茸茸的团子有些不搭,“阿洋,你这取名的,大概会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武器。”


  “那道长你说,叫什么啊。”薛洋瘪了嘴,他想了一晚上的名字啊,就被道长否定了?这名字有什么不好的吗?多么威风啊。


  晓星尘忽然停下了脚步,薛洋也跟着停下,只听晓星尘偏头思索片刻,道,“不如就叫洋洋吧。”


  “啊?”薛洋忽然愣住,洋洋二字从道长嘴里说出来,带着说不出的温柔缱绻,这,不是在叫自己?薛洋觉得耳朵有些烧。


  晃过神来,道长竟然走了,“喂喂喂,道长,你这个名字取得什么意思啊?”薛洋赶紧追上去。


  晓星尘笑而不语,唇角带着笑意,犹如三月春风的和煦。


  薛洋还在耳边吵吵嚷嚷着道长你说清楚啊,道长怎么能叫洋洋啊,道长你是在喊我嘛?


  忽然身后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
  “阿洋?”晓星尘赶紧转身。


  “没事,道长我忽然想起来,我有点事,你先走吧。”薛洋顺手将怀里灰色的小团子,交给了道长。


  “阿洋,真的没事吗?”晓星尘抱着小崽子,有些楞,他不知道阿洋怎么了,怎么忽然声音都变冷了好多。


  “没事,道长你先去吧,我一下就回去。”薛洋笑着回答,眼底却是凛冽的杀气,显得有些狰狞。


  “恩。”晓星尘点头应道,晓星尘的好习惯让他素来不会对一个人深究下去。


  晓星尘转身离开,道袍拂过,白绫飘飘,与面前之人擦肩而过,低声道了句兄台,抱歉。


  薛洋笑着目送晓星尘离去,慢慢的看向面前黑色道袍的人,他目光深沉,薛洋脸色阴沉,一字一句道,“好久不见,宋,道,长。”


  宋子琛慢慢收回看向友人背影的目光,他的手不自觉的有些颤抖,他深深望着眼前的人,这个挖他双眼,屠他满门,这个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人——薛洋。


评论(14)

热度(42)